历史

第四章伪善的后妈(1 / 1)

翠屏顿时便笑了:“夫人多虑了,刘妈妈办事向来老辣妥帖,出不了什么岔子,只怕是路上有什么事耽搁了。”

一个养在庄子上的扫把星,逢年过节偶尔一家人去庄子上,也见过向昔微一两次,这就是个面团捏的人,三棍子下去都打不出一个屁来,让刘妈妈去对付她,都是杀鸡用了牛刀,还能出什么差错?

柳氏听她说的有趣,也笑了笑,好整以暇的问:“陆家那边派人去了吗?若是时间差不多了,也该请陆家的人过来一起看一看,省的他们总觉得是我这个后娘的委屈了前头的孩子们。”

翠屏还没说话,柳氏的奶娘王妈妈正好进门,听见这一句便笑了起来:“夫人还是这副小孩子性子,知道您的脾气,放心吧,等到一有消息,便去请陆家的人过来,总归就住在咱们府上,去请也就是几步路的事儿。”

动作行云流水,姿态优美又娴熟,不像是在庄子里住了十年的姑娘,镇国公夫人眯了眯眼睛,想到向昔微的那个消息,没有再说话。

向昔微笑着给镇国公夫人递了杯茶:“夫人放心,若是我的消息不准,我随便夫人处置。”

握着白瓷杯的手骨节分明,一如主人的脊背一样是直直的,镇国公夫人伸手接过来,却意味不明的又放下了杯子:“到了。”

向昔微掀开帘子往外看了一眼,承恩侯府四个大字的牌匾正挂在三间五架的大门上,门口两尊石狮子活灵活现。

什么都没变,但是回来的人已经不同了。

陆妈妈原本以为差事办砸了,谁知道峰回路转,却等来了镇国公夫人这尊大佛!

她急忙拉了拉向昔微的袖子,暗示她快些答应。

向昔微不急不慢的,仿佛镇国公夫人真的只是顺手似地,冲着镇国公夫人福了福身子,笑着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多谢夫人爱护。”

镇国公夫人没有管其他人,径直领着向昔微上了她自己的马车。

超品诰命的马车规制自然跟一般的马车不同,前面四匹骏马拉车,车是朱缨八宝华盖车,里面宽敞得可以并排躺下三四个人,铺设着软毯、小几,小几上甚至还有一瓶插好的栀子花,正散发出淡淡幽香。

向昔微慢条斯理的摇头:“官府查出什么就是什么,查清楚了,还能还我一个公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我没什么好怕人说的。”

这个三小姐,怎么忽然变得这么难缠?!

青杏厌烦的看了向昔微一眼,觉得自己这次真是接了个烫手山芋,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应对。

倒是镇国公夫人挑了挑眉:“不能告官?”

青杏忙不迭点头,还以为镇国公夫人是不会再插手这件事了,便听见镇国公夫人点头道:“那也好,既然不能报官,就回京让你们侯爷自己查清楚吧。”

镇国公夫人却不管那么多,冷笑了一声道:“既然出了命案,那就审一审吧。”

她轻飘飘的说了一句,目光看也不看周遭的丫头婆子,径直吩咐自己身边的人:“拿了我的名帖,去宝坻县衙报官,这里出了人命案,还牵涉了侯府的嫡小姐,怎么也得审问清楚才行。”

青杏只觉得像是被雷劈了,整个人都克制不住的发颤。

她们按照夫人的意思,只不过是想给向昔微找点麻烦,让她不能那么顺利的回向家去,就算是要回去,也得缩着尾巴回去。

这样的事她们做的也不只是一回了,早已经驾轻就熟,心里也清楚这不过是内宅小事,只要不影响到向明忠,向明忠是不会管的。

她轻轻嗯了一声,笑着挑了挑眉:“不知道我那位好太太,在做什么?”

此时此刻,柳氏正懒懒的靠在南窗的美人榻上看书,一卷书看完,她将手里的书交给丫头,轻声问:“什么时辰了?”

柳氏人如其名,杨柳腰、芙蓉面,长得十分出挑,儿女都已经十二岁了,她却半点看着不像是已经过了三十的人,脸上犹自带着少女的娇媚。

她的大丫头翠屏蹑手蹑脚的笑着道:“快未时三刻了。”

柳氏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都这么晚了,刘妈妈她们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向昔微一身旧衣,却丝毫没有局促的意思,安之若素的在镇国公夫人对面坐下,对着镇国公夫人道了声谢。

镇国公夫人秦氏只是淡淡掀起眼帘瞧了她一眼,说出来的话半点温度也没有:“先别急着谢我,你若是敢骗我......”

她才没空管别人的家事,但是偏偏向昔微这个小丫头给了她一个十分要紧的消息,她虽然半信半疑,但最近实在是被这件事烦得受不了,便干脆跟向昔微做了这笔交易。

反正对她来说,柳氏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小人物,得罪也就得罪了。

马车里什么东西都一应俱全,向昔微对丫头耳语几句,便开始泡茶。

青杏呆愣当场。

镇国公夫人却已经站起身来了,她谁也不看,只是对向昔微说:“你收拾收拾,我正好要回京,便顺道送你回去,再给你做个证。”

陆妈妈又惊又喜。

这些年陆家虽然不在京城,但是也知道向昔微是背着煞星的名声的,这也是为什么陆家不放心,派了她一道来接苏邀的原因。

可千防万防,还是出了事。

他本来就不喜欢这个丧气的女儿。

但是闹到报官,那可就完全是两码事了。

青杏急忙睁大了眼睛:“不能报官!”

陆妈妈早已经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看见青杏这样子便立即嘲讽的问:“为什么不能报官?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刘妈妈是被三小姐灭口的吗?现在三小姐自己都不怕,你怕什么!?”

青杏被诘问得哑口无言,好半响一口气才提上来,当着镇国公夫人的面不敢发作,只能忍气吞声的说:“到底是三小姐房里出现了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关乎三小姐的清誉,不好闹的人尽皆知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我的都市武道加点人生 九世天魔 逆天仙医 穿书后恶毒女配竟被男主缠上了 快穿黑化宿主她美又娇 诱哄!腹黑年下他蓄谋已久 极道剑主卫宗 都市之重生修仙 霍格沃茨之神奇动物在哪里? 禁道神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