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十七章闹大(1 / 1)

她一眼都没去看缩在地上的陈太太。

曾夫人也没去看,她心里恨这个勾搭自己儿子的女人恨得要死,哪里管她的死活,便低声说:“咱们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闹大了,对两家都不好.....您看,不如这样,咱们各自将人领回去,以后就当没这回事.....”

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陈老夫人嗤笑了一声:“就这么算了?当没这回事?!你儿子做下这等不要脸的事,在我家头上拉屎,现在你来跟我说,闹大了对两家都不好?!”

陈老夫人心中简直是怒不可遏:“曾夫人知不知道,他们俩光天化日的,在我家老宅里做这等丑事,还引发了火灾!那么多人看到了,你让我不要闹大?”

柳氏微笑着点头:“既如此,那我就让人去给回信了。”

而曾夫人这个时候顾不上小儿子的婚事,不仅顾不上婚事,她还急的焦头烂额-----陈老夫人带着曾斌和陈太太找上了门,让她给个交代。

她都快要晕过去了!

她不是不知道儿子有着奇怪的癖好,不知道怎的,曾斌自来就不喜欢少女,只喜欢勾搭那些成了亲的人,尤其是,曾斌之前还调戏过自家守寡的堂嫂。

曾夫人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但是曾斌这习惯就是改不了。

嫡幼子?

向明忠这下是真的有些震惊了,他咳嗽了几句:“曾家知道阿咱们家这情形?你可得跟人家说清楚了,不是咱们曦儿!”

曾家不会误以为是他们要把向晨曦嫁出去吧?

向晨曦是他的掌上明珠,长得美貌性子温柔,而且行事也温柔大方,就算是伯府的世子来求娶,他也是不愿意的,何况是一个嫡幼子。

“老爷想哪儿去了。”柳氏推了他一下,娇嗔着说:“我都跟我表姐说清楚了的,我想着,总归昔微是您的亲生女儿,总不能太辱没了她,否则的话,岂不是真的让镇国公夫人和陆家觉得您偏心?”

柳氏一面伺候着他换了衣服一面唉声叹气的发愁:“谁说不是呢?我也这样说,她就是心地太善良了些,偏偏又没什么心眼,一根肠子通到底的,还不知道以后是怎么着呢。”

向明忠也没觉得什么不对,点了点头说:“是啊,这孩子心地善良,就是太软弱了些,以后还得咱们替她多看看。免得跟三丫头那样,学的不伦不类的,惹人笑话!”

提起向昔微,向明忠的胃口瞬间就没了,推开了柳氏递过来的燕窝粥,有些心烦的问:“对了,她的亲事,那边有消息了吗?”

他是真的一天都不想看见向昔微,留在家里只会惹是生非,而且她那个煞星的名声实在是膈应人,若不是陆家多事,他才不会把人接回来。

现在接回来了,他也只想快点把人给打发走。

青花巷的火没有烧到向家。

此时的向家,柳氏淡淡的垂下眼帘喝了口茶,问芙蓉:“侯爷回来了么?”

这些天是京营大比,向明忠领着羽林卫的差事,是要负责那些阁老和贵人们的安全的,一直都早出晚归。

芙蓉将香炉盖子揭开,往里投了一把百合香,轻声道:“外院传来消息,说是侯爷一刻钟之前已经回府了,只是先去了书房。”

夫妻多年,柳氏知道向明忠的习惯。

时间久了,曾夫人逐渐都绝望了,只想着快些娶个儿媳妇回来,不管怎么样,也算是个幌子,也是寄希望于儿媳妇能够管束管束他,让他收收心。

但是到底是伯府公子,她也不想委屈了自家儿子,这儿媳妇的人选,自然是得好好挑选才行,这么精挑细选的选过去,还没选出个眉目来呢,没想到儿子就事发了。

她苦着脸,看着面容都已经阴沉地能滴水的陈老夫人,狠狠心上前猛地打了儿子一个耳光。

又回过头去看看陈老夫人,忍气吞声的说:“老妇人,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当真是.....也的确是丢尽了我的脸,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他小小年纪不知道轻重......再说了,这种事,说出去总是不好听的,我以后一定好好的管束他......”

陈老夫人阴沉着脸听她说完,才抬眼冷冷的看着她问:“曾夫人的意思,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在向明忠原本看来,向昔微这样的情形,哪怕是配一个普通的书生,也就是她运道好了。

毕竟,但凡是疼宠儿子的家里,哪里会看得上她这样名声的儿媳妇?

但是没想到柳氏却硬生生的给她说了一门伯府的亲事。

之前镇国公夫人和陆老太太还指桑骂槐的说柳氏刻薄,她们可真是太过无知了。

向明忠拍了拍柳氏的手:“你是家里的主母,也是她的母亲,你看准了就是了。”

柳氏察言观色,轻描淡写的说:“正要跟侯爷说呢,那边传来消息了,说是正好汝宁伯家的小儿子合适,您看如何?”

汝宁伯?

向明忠有些诧异,随即挑眉问:“是庶子?”

他有个女儿名声不好,克母败家,一直养在外头,这事儿京城勋贵圈子是都知道的,向昔微这样的身世,若是配庶子,倒也不算是高攀了。

谁知道柳氏却笑着说:“是汝宁伯夫妇的嫡幼子呢。”

既然是回来了,便一定是来她这里的,她便嗯了一声:“准备好老爷喜欢喝的茶。”

话音刚落,帘子就被打起来了,向明忠还穿着羽林卫的号服,脚底踩着皂靴,问柳氏:“曦儿好些了吗?”

他一回来就问向晨曦,柳氏自然心中熨帖,便也急忙笑着说:“好着呢,就是心里难受,觉得是她害了昔微和琅哥儿受罚,又让您丢了面子,生怕您生她的气。”

自小养在身边的女儿,怎么可能会不疼?

向明忠立即就笑了:“胡说八道,我何曾怪过她?她好好养好伤才是正经的,别耽误了之后河东书院的事儿,那可是她自己的前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极道剑尊顾寒 无敌从全职法师开始 神话入侵之我在地球斩神明林凡 团宠小师妹才是真大佬 叶辰 龙血战帝叶辰 永生,从入门到精通 生死帝尊 怪谈收容中心王锦 修仙大佬被迫闺中绣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