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老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侯门嫡女重生后黑化了 > 五十三我的胳膊断了

五十三我的胳膊断了(1 / 1)

而且,他这么一说,更坐实了是他溜进来想要用剪刀伤人,向明忠气的指着他说不出话。

连柳氏也有些错愕,她最是精明了,到现在哪里会看不出来,真是自己儿子想要溜进来使坏,只是没成功而已?

她这些天在忙着女儿进河东书院的考试,没有想到向玠却一直记恨向昔微上次打他的事儿,竟然还想出这样报复的主意。

只是,若是报复成功了也就罢了,可现在,向玠却不仅没能把向昔微怎么样,反而还自己吃了这么大的亏。

柳氏心里憋了一口气,冷冷的看了看向昔微,才将话题岔开:“这伤势看起来不轻......”

春樱这时候也急忙附和:“是啊侯爷,我们进来的时候,我们姑娘都还在床上,二少爷抱着手在地上打滚哭,我们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二少爷是怎么进来的......”

向明忠听的觉得不对劲,回头看了儿子一眼:“大半夜的,你为什么会在你姐姐房间里?”

他想起来了,前些时候,他才跟向昔微起过争执,当时他就当着他的面在对向昔微动手。

这个儿子的脾气向明忠还是了解一二,他见向玠说不出话,马上就猜到了缘故、

向昔微小声啜泣:“父亲,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弟弟他像是着魔了......”

向玠剧烈挣扎,同时又痛的冷汗直冒,口泽燕的开始骂人。

就在这一会儿功夫,向昔微已经不动声色的将他的骨头接了回去,人也被向玠给甩在了一边。

向明忠和柳氏她们进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顿时面色铁青的问:“到底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大半夜的,他正睡得香,却听说儿子出事了,迷迷蒙蒙的被叫起来,一肚子的疑问。

柳氏却眼尖的看到了向玠手臂上的剪刀,立即就变了脸色冲了上去:“这是怎么了?!谁动的手?!”

哪怕是亲哥哥,这都半夜了,哪里有去人家房里的道理?

何况还随身带着剪刀!

怎么看都是心思不正!

春晓也打了个颤:“二少爷,你是怎么进来的?”

他又哭又闹又骂人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想必外面帮他放风的人肯定也已经听见了这些动静,现在已经去通风报信了。

早在向玠摸进房间,向昔微就已经醒了,她这个人早已经在各种风波里练出了一身的本事,向玠随身带着剪刀,不是想在她脸上划几道让她毁容,便是想要剪掉她的头发。

她早已经有了防备。

见向玠真要下手,她故意扔了点东西弄出了一点动静,而后干脆利落的反剪了向玠的手臂,轻轻一拉一推,向玠的手臂就脱了臼,而与此同时,她已经捡起了向玠脱力后掉在床上的剪刀,猛地扎进了向玠另一个胳膊上。

向玠就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嚎。

原本打算袖手旁观的萧燕堂刚刚摸到向昔微房间,在月光下看见向玠举起剪刀想要行凶,他正要上前阻止,便目睹了这巨大的反转,不由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向玠就又大哭着喊疼。

向明忠总不能真的让他疼死,皱着眉催促人请太医快些。

向明忠的脸色有些难看,这那里是着魔了,分明是这个小畜生睚眦必报,觉得上次吃了亏,所以想进来使坏,却不小心扎到了自己。

真是丢人现眼!

向明忠狠狠地瞪了向玠一眼:“你真是不知悔改!”

向玠被骂的有些不服气,现在伤口又痛的他着急上火,他忍不住又骂向昔微:“爹,真是这个贱种她在装神弄鬼!当时我手里拿着剪刀,不知道怎么的手就被人抓住了......肯定是她故意害我!”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这么死鸭子嘴硬!

向玠躺在母亲怀里,哭的声嘶力竭:“娘,我的手端了,是向昔微这个小贱人,她把我的手都弄断了!你快点,快点帮我看看......”

柳氏气的面色发白,目光阴沉的往向昔微那里看了一眼,怨毒的问她:“你怎么敢对你弟弟下这么重的手?!”

向明忠也看到了向玠手臂上的伤势,这个儿子,他向来是喜欢的,也忍不住觉得心痛,立即吩咐人:“快去请大夫来!”

向昔微就哭了起来:“爹爹,我没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都已经睡着了,忽然听见有什么声音,朦朦胧胧的醒过来,便见到一个黑影......”

她点明了这是自己的房间,而且她已经睡着了的前提,哭着说:“我都来不及反应,他忽然就尖叫着哭起来了.....”

估摸了一会儿时间,向昔微就开始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三更半夜的,你为什么忽然来我的房间?”

疼痛让人失去理智,向玠整个人都痛的冷汗涔涔,听见向昔微这么说,几乎是口不择言的大骂起来:“我呸!你这个臭丫头,你弄断了我的手,现在还在这里装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是你,难道是有鬼吗?!”

他骂人骂的十分难听,而且目眦欲裂的,看起来就很吓人。

春樱被气的面色有些发白,扶着向昔微的手都有些颤抖。

向昔微却仍旧很耐心,她对着春樱使了个眼色,示意自己没事,便蹲下身去,抓住了向玠那只垂在身侧的手。

这个小姑娘,真是有点东西。

而此时,院子里的人都已经听见了动静,四处的灯都已经纷纷亮了起来,萧燕堂无声无息的照旧退出去了。

春樱头一个冲到了房间里,急忙点起了纱灯,一眼看见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的向玠,顿时有些懵了,但是她顾不得向玠,先跑到向昔微身边担心的问她:“姑娘,你没事吧?”

向玠已经捂着手大哭出来:“你这个贱人!你把我的手给弄断了,你这个贱人!”

春樱又惊又怕的拦在向昔微跟前,摸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她还是强撑着反驳:“二少爷,说话也要讲道理,你三更半夜的,为什么会在我们姑娘房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极道剑尊顾寒 无敌从全职法师开始 神话入侵之我在地球斩神明林凡 团宠小师妹才是真大佬 叶辰 龙血战帝叶辰 永生,从入门到精通 生死帝尊 怪谈收容中心王锦 修仙大佬被迫闺中绣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