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老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炮灰修仙,法力无边 > 014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014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1 / 1)

恍惚间,他又看到了沈遇那张令人讨厌的脸。

“气息那么薄弱,要死了吗?”沈遇冷漠疏离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

温仪翻个白眼,艰难的竖起中指,她忽然感觉呼吸急促,眼前一片漆黑,彻底失去意识。

“还真的快死了,真麻烦!”

因为生死契的关系,沈遇感觉到温仪微弱的气息。

“练气境中期。”温仪惊讶的发现修为提升了,练气境初期无法用的洁净术法施展起来游刃有余。

“竟然没死?唔,你给我不少惊喜。”几天相处,沈遇似乎放开了天性,不似第一天端着,阴阳怪气也没少,“万里挑一的天灵根,唔,灵根不错,也有胆识,要不要拜本尊为师?本尊好为人师,很喜欢教天才。”

温仪对戾太子的印象全部来自那副壁画以及凶煞至极的乾元仙剑,他可是杀尽天下人的疯子。

“说实话,你实在没资格教我。”两人性格不合被生气死绑在一起,沈遇不舒服,温仪更不舒服,“你的无情道修到至臻之境乃一代宗师,确实非同凡响,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路边的狗汪汪叫两声都比你的话可信度高。”

此言一出,沈遇俊美的脸阴沉得能滴出水,他掌心一抬飞花草木皆化作利剑朝温仪杀过去的同时,杀戮剑阵赫然出现在她脚下。

控制一个疯子比控制正常人简单多了。

尤其是温仪这种硬骨头。

沈遇乖张乖戾,生性残暴嗜杀,温仪在他眼里和阿猫阿狗没什么区别,若能驯服最好,无法驯服那就杀了。

只是生死契比较棘手。

无妨,他有的是时间。

“你很幸运,你是第一个用本尊杀气奠定无情道基础的,本尊可以给你机会。”沈遇的低语像是魔鬼的呢喃在温仪耳畔徘徊,“只要你成为本尊的奴仆,亲自剜去双眼,割掉聒噪的舌头,本尊可以让你以最快的速度提高修为。”

“你应该是被人打下深渊的吧,真可怜。”沈遇足尖一点,飞到半空,“匍匐在本尊脚下,本尊自然会帮你诛杀推你下来的人,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足下戾气嘭的炸开,沈遇白袍飞扬,眉间红色封印鲜艳欲滴,好似刚挤出来的鲜血带着凛冽的杀气,山洞内的温度骤然下降。

温仪脑袋刺痛,丹田绞痛,身体里的怨气和愤怒仿佛要挤爆了,她心中产生强烈的杀戮渴望,只有杀戮和鲜血才能让自己平息。

她疼得冷汗直流,连续甩了好几下头才恢复些许清晰的意识。

不可否认,温仪很聪明,她知道得比大多数修士都多。

一般的修士引气入体之时只会扩宽筋脉,洗涤身上的杂质,根本想不到用灵气冲刷丹田紫府,也不会有人在刚入门的时候坚定地选择自己修什么道法。

等他们反应过来变成练气初期修士之时已经过了最佳的冲刷丹田紫府的时机。

丹田紫府决定了日后能走多远,在此道上取得多大成就。

这种修炼方法只有大宗门的亲传弟子才知道,并且在师父的保护下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走才能度过最危险的初期。

他不耐烦的把人拖到玉髓床上,手指一勾引来山泉,粗暴的捏住温仪的脸把水旁边的玉髓液一并灌进去。

迷糊间,温仪感觉到喉咙里传来一股凉意。

价值连城的玉髓液滑入口中,浓郁的灵气游走于四肢百骸,温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近乎疯狂的吸收周围的灵气。

游离的灵气找不到丹田聚集在血液里,温仪感觉身体像是被吹胀的牛皮袋,疯狂的膨胀,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温仪唤出仙剑步步反击,没有露出一丝一毫惬意。

无情杀戮剑以杀入道,哪怕面对比自己强千倍万倍的对手,剑在人在。

沈遇的教训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试探,而是真正的给温仪一种濒临死亡的体验,无处不在的杀气,无处不在的危险让她感到无比吃力,却不敢有任何停歇。

温仪用了整整三天才破开沈遇轻轻一挥的剑阵。

汗水湿透全部衣衫,温仪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她感觉喉咙像火烧,又干又疼,手软得连动动手指都费,饥饿和大量失水令她头晕目眩。

沈遇回到空中闭目调息,用周围的灵力修复灵体,用不了多久,等他醒来之后身边就多了一个疯子。

无趣的,无聊的,被折断双腿割掉舌头的疯子。

屏息凝神,温仪控制好被影响的神识,混乱的意识逐渐清晰,渐渐地,耳边那些嘈杂的声音,充满诱惑的低语消失不见,灵气源源不断的被吸纳进丹田,灵力汇聚,滞纳的血脉畅通无阻。

不知过了多久,温仪醒来,身上的伤口在龙骨粉的帮助下已痊愈,身体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恶臭。

黑褐色的泥垢覆盖全身,温仪屏住呼吸找到水源清洗身体。

隐隐约约,风里传来‘呜呜呜’的哀鸣和尖叫,温仪看到密密麻麻的,如山如海的灵魂在山壁上翻滚,哀嚎,沈遇足下的地面浸出鲜血,石板龟裂,仿佛有什么怪物要破土而出!

“你想得太多了。”温仪嘲讽一句,收敛心神。

倘若其他修士在生死一线之间绝对会祈求沈遇帮助,成为疯批掌心的玩物,奴仆,随意践踏的垃圾。

沈遇嗤笑,“你会后悔的。”

他倒是不会见死不救,而是静待温仪被风中的魔鬼,自己的杀气逼疯。

“嘶——”

刚引入杀气,温仪感觉大脑仿佛被什么东西撑开一样胀痛,那种疼痛蔓延至全身,丹田更像被千万把利刃搅碎一般疼得发抖。

“是不是感觉很痛?”浮在空中的沈遇缓缓落地,他赤足踩在地上,冷艳锋利如刀,声音透露出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

“这才是开始,后面会越来越痛,就像一只手伸进你的脑袋把脑花搅碎一样,疼痛从脑袋蔓延到四肢百骸,最后在丹田处炸开。

紧接着,你会疼得满地打滚,会听见一些缥缈的低语,它们诱惑你,让你陷入疯魔。”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疯批妖女虐渣忙,禁欲神皇夜夜求圆房! 明兰若苍乔 九千岁,离我娘远点! 你是我的生生世世 王府娇妃 林云韩莹莹 撩了皇上,渣男天天给我磕头 楚惊帼帝赢 我的徒弟又丢了 农门娇女当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