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老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雄兵连之天使崛起 > 第十八章 老翁与木偶

第十八章 老翁与木偶(1 / 2)

漂泊过不知多少山水,辗转过不知多少巷尾,除了年轻时一股逍遥放浪的劲儿,如今啥都没有。没有家,没有伴儿,一辈子除了怀里这个陪了自己一辈子的傀儡啥都没剩下。

老翁没说完就哭了,边哭边拿补丁摞补丁的袖子揩脸,可是怎么揩都揩不干净。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顺口哄他亮亮手艺,没想到这招尽好使。老翁擤擤鼻子,止了哭,真给书生演了一出

其实,戏文里咿咿呀呀的悲欣交集我不太懂,但那伴着盘铃乐起舞的木偶美得触目惊心。纵然知道只是丝线牵出的举手投足,也活了似的叫人忍不住想要挽手相搀。

一曲作罢,书生不由地对老翁说“您真不愧是演了一辈子的牵丝戏”,谁知老翁听完这句话,只是抱着木偶笑了笑,笑完脸色突然变了。

“一辈子啊!一辈子就干了这么一件事,就这么糟蹋了一辈子!”

一首歌放完。

“很好听呢,从没有听过的风格,这首歌很伤感,写的是什么故事能和我说说吗?”凯莎说道

秦无忧点了点头,接着循环播放,开始述说起来。

“传说在我的家乡,古代北方山中十月已入寒冬,一个书生正在路上赶路。

入山不久,天色果然变得阴沉,未行多远,便下起了鹅毛大雪。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好歹还有座破庙勉强能够挡上一挡风雪。书生也是在这遇见了一个老人和他的木偶。

没了心才好相配

.............

是你吻开笔墨

染我眼角珠泪

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两人各怀心事,沉默不语。双手放在脑后,靠在墙壁上,望着夜空中的星空。“灵溪,现在我也在天使之星呢,你在那个世界的天使星云怎么样了,你还好吗?”

过了一会,秦无忧拿出手机,看着手机里灵溪的笑容。对着凯莎问道:“我放首歌,不介意吧。”

“嗯”凯莎不明白秦无忧为什么会突然想放歌,倒也没拒绝。

嘲笑谁恃美扬威

“怪谁?还不是这玩意儿!”老翁紧盯着怀里的木偶,看了半天,接着道“大雪滔天,我却连棉衣都置备不上,眼看这冬天我都快过不下去了,还要你做什么?不如做柴火烧了,暖暖身子!”

还没等书生回过神来,老翁手一扬,木偶就被丢进了火堆。拦也拦不住,书生满脑子只剩下一句“可惜啊!”

然后出现的那一幕,令我此生难忘。

火光掠过木偶一身绮丽舞袖歌衫,燎着了椴木雕琢的细巧骨骼,烧出哔哔啵啵响动。那一瞬间木偶自己缓缓站了起来,悲凄的对着老翁,作揖,行叩拜之礼以示告别,那神情仿佛是个活人一般,笑着淹没于大火之中。

那晚的火燃得格外持久也格外暖和,分明没有太多的柴火,可一堆火直到天光放亮才渐渐冷了下去。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又说不出的感觉。

老爷子头发灰白,衣衫破烂不堪,浑身上下没半点值钱玩意儿,但手里抱着的那个木偶却栩栩如生,像是个活生生的女娇娥,尤其是眼角下的泪痣,实在是惹人怜爱。

相遇即是有缘,正巧雪深夜起,又无事可做。于是书生和那老翁干脆一起坐在火堆前边烤火边聊天,哪想这话夹子一打开,便合不拢了。听他絮絮叨叨了半个多时辰,从前的事也算是知晓了个底。

老翁说他小时候何等贪玩,只要听那盘丝铃的铃声一响,就知道准是那演牵丝傀儡的卖艺人来了,戏台上演着悲欢离合的牵丝戏,戏台下的自己却不知何时被勾了魂。

于是,一高兴干脆学起了傀儡戏。家里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见真阻止不了,也只好由他去了。就这么入了行,这一演就演了一辈子。

他们迂回误会

我却只由你支配

问世间哪有更完美

.............

没了心如何相配

盘铃声清脆

帷幕间灯火幽微

我和你天生一对

没了你才算原罪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关于我在异世界传教这件事 MC:从空岛开始拯救世界 网游之命轮之主江铠 我的妹妹不坦诚 人在柯南朝五晚九 日光斗罗 地府空了,我进入惊悚游戏抓诡 第三球王李传淇 这个网游策划果然有问题林瑶 我,诡异游戏的荒诞补丁夏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