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九章自在(1 / 1)

陶作梁兄弟见到侄女这么小小的年纪,表现得这般大大方方,两人心里面都高兴不已。

陶永成伸手来抱陶青碧,给陶青碧转头趴在陶作梁的怀里,闷着声音道:“伯祖父,妞妞重,别压坏了伯祖父。”

“噗,你这个小人儿有几两重,都懂得担心会压坏伯祖父了。”陶永成直接抱了陶青碧在怀里面,吉大妹连忙去给他们三人张罗了三碗热汤过来。

吉大妹伸手要抱陶青碧的时候,她连忙从陶永成身上爬了下来,然后仰头瞧着吉大妹:“伯祖母,妞妞自个会喝汤。”

吉大妹伸手摸了摸陶青碧的头,把她带到小桌边上,瞧着陶青碧小口吹了又吹碗里面汤,然后见到小人儿举起勺子的时候,她又吹了吹勺子里的汤,这才喝了汤。

在路口,他们分开行走,陶惟琪最初没有反应过来,后来见到伯伯和叔叔把姐姐带走了,他小手用力伸过去:“姐姐。”

陶作染瞧着他小脸上着急神情,解释:“我们先回家,姐姐一会回来。”

他们三人进了家门,平三顺接过孙子,往后面望了望:“你哥哥和弟弟还有妞妞去哪里了?”

“娘,哥哥和三弟想着妞妞有些日子没有见大伯和大伯母了,他们带她去给两位伯祖请安了。”

平三顺只觉得二儿子胡说八道,这样的天气,只有不慈的长辈才喜欢让小辈去请安的,她瞅着陶作染低声说:“你在你爹面前可不要乱说,他会骂人的。”

安二芷原本觉得公公婆婆为人太过小心谨慎的原故,前一阵子,陶青碧生了一场重病后,她的心里面便怕了,太过智慧的孩子,自家可有福气保她平安成长?

安二芷私下和陶作染说了说,把他气得训斥:“胡说什么,我们家祖宗没有做过缺德的事情,爹和娘又是厚道人,祖父随意一句话,爹和娘都听进心里面,也是这样的要求我们兄弟。

妞妞这个孩子有福气,应家老爷子都欢喜她,那可是救了无数人的大夫,按老一辈人的话,他他可是有功德有福气的人。”

陶青碧随口说了一句话后,便和陶惟琪手拉着手,围着安二芷转起圈子了,安二芷见到女儿真是随口说出来的话,心里面又安心了一些。

陶作染来的时候,安二芷赶紧关了店铺门,低声说了温六娘来过的事情,陶作染听后点头说:“我们早上去问过大哥了,大哥说不用急,这几天也没有什么需要用上我们的事情。”

安二芷笑着应承下来:“大嫂,我晚上会和琪儿爹说的。大嫂,你这一会要是忙,也可以在这里等一等,他也快来了。”

温六娘瞧了瞧天色,摇头说:”我不等了,家里面事情多,我耽误一会,家里面要跟着乱一会。”

温六娘走了后,陶青碧探头出来:“娘,大伯母呢?”

安二芷蹲下来摸了摸她的头:“她有事走了。你和弟弟出来玩一会。”

陶青碧立时伸手扯了贴在她身后的陶惟琪,笑眯眯说:“娘,我和弟弟来外面陪你一会。”

吉大妹只觉得这个孩子应该是温六娘的女儿,温六娘自小就这样的教导孙女陶青瑶,现在外面的人的人,都夸赞陶青瑶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淑静。

吉大妹心里面明白,陶青瑶骨子里就是陶家人,现在有温六娘时时刻刻管着约束着,大面上,陶青瑶瞧着像大户人家出来的女子,但是不能仔细的打量。

陶青碧喝了半碗汤,见到吉大妹瞧着她,便冲着吉大妹笑了笑,然后低头继续喝汤。

吉大妹瞧着陶青碧笑了笑,想着温六娘对孙女亲事的盘算,她又不能说温六娘不为女儿打算,只是陶青瑶的亲事真要如了温六娘的心意,以后孙女就无法过自在的日子。

陶作染又把陶惟琪接了过来,说:“娘,爹问起来,我也是这样说的。大嫂来店铺一趟,说家里面有事情,大哥和三弟去问一问情况。”

平三顺一下子心安了,他们兄弟现在跟着符老六做活,温六娘知道后,心里面大约是不太高兴的,寻了机会去店铺说了话,或许只是说一说闲话,结果安二芷当真了。

安二芷听了平三顺的话,连忙说了温六娘当时的神情,平三顺听后皱眉头:“她娘家兄弟侄子都在帮着做活,也许你们大哥是真的接了急活回来做。”

下大雨的天气,陶永成夫妻见到陶作梁兄弟和陶青碧都愣了愣,陶作梁当下笑着说:“妞妞好了后,一直没有来给大伯和伯母请安过,我们这一会空了,带她过来拜见大伯和大伯母。”

陶青碧笑容可掬的给陶永成见礼:“伯祖父好,伯祖母安,妞妞现在没有事了,伯祖父和伯祖母放心。”

安二芷有些不放心道:“一会雨小了,你再去问一问吧。”

陶作染把儿子抱了起来,又伸手牵了陶青碧在身边,说:“我一会和哥哥说一声吧。走吧,这么大的雨,哥哥和老三等在街口。”

街口,陶作梁伸手抱起陶青碧,陶作柱给他们打伞,安二芷赶紧上前给陶作染父子撑起了雨伞。

陶作染说了温六娘来了一趟的事情,陶作梁当下笑着说:“我和老三带着妞妞去给大伯和大伯母请安吧,顺带问一下,家里面的活是不是赶得急?”

他们兄弟交换一下眼神,安二芷有些担心的瞧了瞧陶作染的面色,见到他不说话,她默然了。

安二芷心头一下子暖和了,温六娘纵然瞧不起她的为人行事,又不能怎么样,她一样能够得到儿女的体贴孝顺。

陶青碧和陶惟琪出了店铺门口,她抬头望一望天色:“娘,雨又大了。”

安二芷连忙抬头瞧了瞧天色,她有的时候还真怕女儿开口说话,陶青碧自会说话起,多少会说中一些事情。

去年春天的时候,她吵着闹着要婆婆晒了一些春菜,等到冬天的时候,街上的菜价贵了,家里吃的就是春天晒干的菜。

陶永能夫妻警告了家里人,在外面不要乱提及陶青碧说话的事情,在家里面,陶青碧要什么,多少听一听孩子的话,大错不会有,小错自家人也能负担得起。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嫁给植物人老公冲喜后 甜乖 刚刚退婚,就被奶凶指挥官拐进民政局 表白你不同意,变心你哭什么 团宠崽崽三岁半,靠捡破烂养活整个仙门 追爱之穿越千年到辽国 我真不是魔头啊 师尊在上:病娇逆徒想当心尖宠 麒麟妹妹四岁半,全家都来团宠我 诡异时代:神话人物是我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