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四十二章问(1 / 1)

陶永成满脸得意神情对陶永能说:“二弟,琛儿这个孩子做的椅子,是不是很有灵气?”

陶永能瞧见陶永成眼里面欣慰神情,点头说:“哥哥,他想读书,你让他多读几年书吧。”

陶永成皱眉瞅着陶永能:“全儿在你面前说了什么话?他总是在不应该心软的时候,做一些糊涂的事情。”

“哥哥,这几天,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我和全儿没有单独相处过,他没有机会对我说任何的话。

哥,我只是想难得琛儿这个孩子愿意读书,他是长房长子,他要担负起陶家传承的责任,他的眼圈和见识就要深广。

“呵。她身边同伴回头了,还和她说了话,她一直没有回头。”平三顺冷笑了一声,安二芷说,半条街的人都听到陶青碧的叫声,陶青瑶不回头,大约是担心回头了,陶青碧会纠缠她不松手吧。

“娘,瑶儿过几年就要出嫁了,姐妹不亲近,她出嫁的时候,妞妞心里面会舒服一些。”

平三顺听了季八姐的安慰话,好笑道:“你这话说得我有些伤心起来,十多年后,妞妞一样要出嫁,她这般懂事可爱,我们当家人疼爱她,日后如何舍得她出嫁。”

“娘,别说了,想到妞妞有一天会出嫁的事,我心里面便不好受了。”

她们婆媳准备好午餐,准备等陶永能回来用餐。

陶青碧抬眼望向他,笑着说:“祖父,我腰痛,我不跟。”

她弯腰伸手拍了拍腿,陶永能瞧得好笑起来,背着双手往院子门口走,平三顺探头对陶永能说:“要吃中饭了,你赶紧回啊。”

陶永能手在背后摇了摇,他走了后,平三顺有些担心到屋檐下,问陶青碧:“妞妞,你刚刚说什么地方痛?”

陶青碧拍了拍腿,坦白道:“祖母,我不想走路,我腰痛。”

平三顺一下子明白过来,对孙女满脸严肃神情说:“妞妞,你不去便不去,日后,可不许说这里痛哪里痛来骗人,懂吗?”

厨房里,平三顺笑着和季八姐说:“小孩子还是要带着出门玩耍,你瞧一瞧,妞妞和她爹出了一趟门,这小嘴巴多会说。”

季八姐好奇问平三顺:“娘,应家老宅里种的全是药草?”

“我们眼里面是花是草,他们眼里面大约是药草吧。”

“他们家的儿媳妇也不好做吧?嫁进门,也要学着认药草吧?”

“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我瞧着她们的日子过得不错。应家喜欢从药商家挑选儿媳妇,那样人家的女儿是识得药草的。”

陶作染父女走的时候,应红糖依依不舍送到院子门口,小手拼命摇晃着:“妞妞,下一次来,你自个来。老应接。”

陶青碧冲着她摇了一下手,在应家院子门关了后,透一口气小大人的语气:“爹,红糖太会说了,又什么都知道,我和哥哥多认一些字,下一次再来。”

陶作染低头望见女儿眼里面兴奋神情,笑着说:“好。妞妞和哥哥学认字,要不要跟爹学写字?”

“要,爹教我和琪儿写字。”

“你弟弟年纪小,过两年再教导他写字,我先教你写字吧。等你午睡醒了,爹教你写字。”

他多读几年书,结识的人多,见识广,对陶家的传承好处大。”

陶永成打量陶永能好几眼,他相信弟弟不会哄骗他,还是叹几声道:“爹走的时候,他交待我,我们陶家的手艺,一定要好好的传承下去。”

陶永能瞧着陶永成好奇问:“哥,我们祖上是不是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这个时候,陶永成让人送来口信,他留陶永能一起用中餐。

平三顺瞧着季八姐笑道:“我去叫他们来吃饭,你看一下孩子们。”

午餐后,孩子们在院子里玩耍一会后,平三顺招呼他们去午睡,陶永能还不曾回来。

陶作梁兄弟又去了后院,囤了这么多的木料,他们要赶着做一些物件出来。

陶家老宅里,一壶茶,陶永成兄弟坐在屋檐下说话。

陶青碧点了点头:“祖母,我懂。我日后会和祖父说,我不喜欢去老宅,姐姐不喜欢我。我叫她,她都不理我。”

平三顺满眼惊讶神情看了看陶青碧,好几天前的事情了,孙女还能记在心上,原来她也会记事了。

平三顺不想劝孙女大度什么的,只当没有听见般的转头回了厨房,进了厨房后,她和季八姐说了陶青碧的话,季八姐同样惊讶说:“她这是长大了,都会记事了?”

“唉,她娘说,她见到瑶儿很高兴,追了半条街,瑶儿大约是没有听见她的叫声,一直不曾回过头,她当时就生气了,说以后不会理瑶儿了。”

季八姐瞧了平三顺面上的神情,低声说:“或许是没有听见妞妞的叫声吧?”

她们婆媳一边做着活,一边时不时要出来瞧一瞧玩耍中的孩子们,话题的跨度非常大,很快就转到自家后院的木料。

陶作染到后院的时候,木料安置得差不多了,陶永能已经决定去一趟兄长家中,只是陶作梁和陶作柱都说要做活,他转头问了陶作染:“老二,你和我去一趟老宅?”

陶作染摇头:“爹,我现在脑子都是懵的,应家小祖父的棋艺太精湛了,我和他手谈一回后,败得太惨了。”

陶永能也不勉强他:“行了,你们兄弟各有各的事,我去问孩子们去不去。”

他走到前院,看到年纪小的孙子们后,瞧着小脸绯红的陶青碧,心思一动冲着陶青碧招手:“妞妞,祖父去你大祖父家,你跟不跟?”

“哟哟,爹,老祖宗院子里的花,全部是药材。红糖说,不能摘。后院,我们也不能去的。”

陶青碧嘴里嫌弃应红糖太会说话了,她自个跟陶作染也说了一路话,进了院子门后,又和平三顺妯娌说了应家的花朵。

陶惟琪兄弟对别人家的花朵没有兴趣,自家院子里也种了花。

他们对别人家的兄弟有兴趣,围着陶青碧打听起来,陶青碧用力想了想:“他们衣裳脏了回家去了,应子芩背药名,他不理人。”

然后她接着说应红糖如何的会说话,又说了应家前院多大,院子里种的花和草,不能伸手去摸,全部是能用的药草。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嫁给植物人老公冲喜后 甜乖 刚刚退婚,就被奶凶指挥官拐进民政局 表白你不同意,变心你哭什么 团宠崽崽三岁半,靠捡破烂养活整个仙门 追爱之穿越千年到辽国 我真不是魔头啊 师尊在上:病娇逆徒想当心尖宠 麒麟妹妹四岁半,全家都来团宠我 诡异时代:神话人物是我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