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045【揽活】(1 / 1)

印象中阿坚这个人既木讷又怯弱,小时候更是被小他两岁的雄仔欺负得不要不要。

可是现在,不管是说话的语气和姿态,淡淡地不着一点火气,却让人心生敬畏。

这种感觉刘叔只有在佐敦道那些有钱佬身上才感受过,他们来电扇行买电扇,总是那么高高在上,让你恭谨的同时不得不心里发寒。

“我信你!”刘叔突然一拍大腿,然后猛抽一口烟,“阿坚,我信你!这次我们家雄仔的前途就交给你了!”

这个年代工作阶级森严,一般来说银行工作最是高级,也最是体面,不管谁家孩子只要能够在银行上班,那就能吹嘘一辈子。

没其他原因,在银行上班不但穿西装打领带,还薪水超高,一个月最起码上千港币,并且福利超好,逢年过节都有大礼包相送。

这还不算,因为这个年代很多银行都是鬼佬掌权,所以在银行上班就有机会结识上等人,趁机步入上流社会。

石志坚了解完情况,正要开口推拒,老姐石玉凤却抢先道:“刘叔,你们这次算是找对人了!我们家阿坚没别的本事,在徐少爷面前说句话还是很容易的!”

“别的不说,最近他就在帮徐少爷打工,搞什么工厂,还跑去外面购置机器!看到没有,刚才那一大块猪肉,少说也得三斤,还都是腱子肉!不用说,一定是那位徐少爷看我们阿坚做事认真负责,托他带回来的,你说是不是呀,阿坚?”

石玉凤见石志坚又在皱眉头,就用肩膀碰碰他:“雄仔就是刘叔的儿子,你经常叫‘大雄’那个!”

石志坚是真的想不起来。

石玉凤就忙说:“大家也都别站着了,床上坐!那里有地方!”

的确,依照房间这情景,也只有床铺上有地方。

于是石志坚就和刘叔刘婶坐在了床上,石玉凤看看床铺满员,只好站着,嘴里道:“这次刘叔他们过来一是看看我们姐弟二人,大家一起叙叙旧;二来是想要阿坚你帮帮忙……”

石玉凤见石志坚这么不上道,恨不得揪他耳朵,嘴上只能解释道:“阿坚,你那时候还小,可能忘记了。我们家以前也是住佐敦道的,那时候老爸在佐敦道开皮鞋店,刘叔开电扇行,他们夫妻二人对我们超好的,还经常给你糖吃!”

“哦,是吗?那么请问这位经常给我糖吃的刘叔,你今天来我们这里有咩事?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愿意请你食糖,当然,食饭也可以!”

石玉凤又朝石志坚后背拍一巴掌:“你讲话礼貌点会死啊?刘叔和刘婶那可是大忙人,今天难得过来一趟,你却阴阳怪气的……”

石玉凤埋怨完弟弟后,又忙扭头对刘叔和刘婶两人说:“不好意思,是我没有教好!你们也知的,我老爸死的早,阿坚在外面跑野了,没怎么被管教……”

“没关系的!我们理解,完全可以理解!孩子嘛,都这样!”刘叔一副过来人模样。

“阿坚,你这些天死哪儿去了?也不回个信,知不知我这个做老姐的好担心你!”

“不过没关系,你现在回来就好!来,赶快见一下我们的刘叔和刘婶!”

石玉凤上前一把拉住石志坚,先是接过石志坚提着的猪肉,动作麻利地挂到墙上,然后兴致勃勃介绍他给那对夫妻认识。

“刘叔,刘婶,这就是我家阿坚,也就是我那个和徐家少爷超级要好,帮他打工,除了能吃苦耐劳,精明能干之外不怎么成器的弟弟!”

石志坚翻白眼,不知道老姐这是在夸自己还是在损自己。

石玉凤说完就扭头朝石志坚挤眉弄眼,好像有什么苦衷。

石志坚都快爆了,连块猪肉都能被老姐说得这么“可歌可泣”,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拒绝配合演戏?

石志坚很无奈地刮着下巴:“呐,刘叔,刘婶,你们也有看到的,我们家就这么个情况!你们穿戴光鲜,又住在佐敦道那种地方,本身能量也一定很大,既然连你们都搞不定的事情,我也未必能够搞得定……”

刘叔刚要开口说话,石志坚做了一个阻止手势:“不过我老姐既然已经应承了你们,我石志坚就只能拍胸脯揽下来,至于能不能成功,送你们雄仔进银行,那也要看他自己的运气!至于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石志坚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让刘叔啧啧称奇。

“让我帮忙做咩?”石志坚抬头看着这位快成“中间商”“包工婆”的老姐。

“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刘叔,还是你来说吧!”石玉凤给刘叔现场发挥机会。

刘叔就夹着香烟吸了一口,琢磨好词汇后说:“是这样的,你刘叔我呢本来在佐敦道开电扇行也不错,虽然生意不算红火,却也够吃够喝。你那个不成器的弟弟雄仔,今年也十六岁了,本来我想要攒些钱送他出国留学,以后回到香港也能出人头地,可不曾想我的电扇行不久前遭遇火灾,把我多年心血烧得一塌糊涂。”

“这边房东催着要债,那边银行催着还款,我当真是无力再把雄仔送去国外!这不,不久前我听说阿坚你现在有出息了,认识徐氏集团的三少爷,而我们家雄仔恰好很钟意银行这样的工作,所以就想要请你帮个忙,在那位徐少爷面前说和说和,给我们雄仔一个机会!”

说了半天,石志坚才算是明白过来,原来是来这里求自己介绍工作的。

石志坚算明白了,今天老姐这是作死也要把这两个人伺候好,却不知对方是何方神圣。

“不好意思,刘叔是吧,我刚才稍有得罪,这里给你道歉了!”石志坚主动掏出香烟递上去一支,“顺便问一句,不知你二位贵客今天来此有何贵干?”

刘叔接过香烟,“阿坚你这样说就太客气了,算起来我们也是一家人。”

刘婶插话:“是啊,当年你还小的时候我可是抱过你,你和雄仔一起长大,他虽然比你小两岁,却还老是欺负你,每次我都打他屁股!”

石志坚头疼,怎么又冒出一个“雄仔”?

那个叫刘叔的一看见石志坚就忙把正在抽着的香烟丢在地上用脚尖踩灭,这才主动握住石志坚的右手道:“阿坚是吧,都长这么大了,我印象中你们家搬离佐敦道的时候你才七八岁,瘦小瘦小的,个头才到我腰间!”

石志坚看着男人实在陌生:“不好意思,请问您哪位?”

男人热情似火,却换来石志坚淡淡一句问询,难免尴尬,不由得扭头看向石玉凤。

石玉凤一巴掌拍在石志坚后背上,“衰仔,连佐敦道开电扇行的刘叔都不认识了?”

石志坚后背吃痛,脸颊抽搐道:“你手轻点!还有啊,佐敦道刘叔我真的没印象,他跑咱们家做咩?”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我的六个姐姐,由我来守护! 对照组顶流上综艺后竟成男主 重启1994:从拯救妹妹开始 欲九流 都市神级公子 高手下山 极品小刁民 都市侠警 我是全能大明星 分手后,她被禁欲大佬宠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