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老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春同行六十年 > 第二十二章 人生旅途第一步(一)

第二十二章 人生旅途第一步(一)(1 / 2)

车宏轩眨眨眼,像一位杂技演员一样,立即掩饰住内心的极度痛苦,变得笑容满面,两眼也露出温和的目光,赞叹地说:“太漂亮啦!我正心疼呢,就你那细皮嫩肉的那呛得住农村的风吹日晒,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黑乎乎的村姑了!”

“村姑怎么了,你和我说话怎么总是带刺?”

车宏轩哈哈笑了,故意逗她说:“春姑好,黑了更结实,丑妻近地家中宝啊!”

“想得美,黑了也轮不到你!”

“知道,单相思而已。”

“我是高中毕业生,又是班长,让我去干这个是不是不太合适?至于我父亲,你应该知道,他在粮库就是个工人,哪有能力能帮忙?”

唐大愣子露出凶恶的目光,痛斥道:“你别忘了,你妈是地主婆,你是地主崽子,专政对象,需要监督改造!我们这地方穷,没别的地主,就你妈是,干你得干,不干你也得干,没人惯你毛病!爱哪哪告去,我就这样安排了!你记住,在我们这一亩三分地我吐吐沫是钉!不管是你还是其他人都得听我的!来这里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

这不亚于当头一棒。

车宏轩蒙了,两眼迷蒙,无精打采地走出队部。他感觉痛苦,感觉无助,漫步走到南河沿,又来到那棵老榆树下坐下。

不可回避,自己身上已经有了一个感情伤口在滴血,现在又挨了一刀,让他感觉到前途的渺茫。

李思雨被任命为小队团领导兼任民兵班长。

张大华没有得到什么头,老老实实准备干活。

车宏轩的小队里青年领导是位女知青,民兵班长是位男知青,显然他没有机会干点什么。

报到的那天,他来到小队找到小队长唐大愣子。

“来报道?”唐大愣子翻翻眼珠子露出冷冷的目光,咳嗽一声接着说,“你家里还差这点钱?在家当少爷得了!”

至于车宏轩,虽然表现不错,还参加了市业余报道员培训班,可他毕竟是普通家庭,不被大家看好。

在那个只有认识人才能走后门的年代,人们有这样看法在所难免。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来到一九七四年五月份,这是应届毕业生要永远离开学校的时候,因为马上就要毕业了。

同学们毫无杂念地准备回到广阔天地去。

学校的时光是美好的,是非常值得留恋的,尤其是古明远,最不愿离开这美好的地方。

与春同行六十年

第二十二章

人生旅途第一步(一)

王秀风生水起,在学校红得不得了。学校要组织文艺汇演,她作为学生会主管人员忙得的不可开交。除了组织工作,还要到各班去进行技术指导。她在小学的时候并没有学过音乐,为了组织好这个运动,她需要补上这一课。一有时间她就找音乐老师学习,以至于时间不长她的音乐水平就变得出类拔萃。

不仅组织演出是件风风光光的事,经常到各班去指导也是令人羡慕不已的出头露面的美差。更重要的是,令同学们望尘莫及的就是她那声名显赫的父亲,在孟乡公社没人能比。

他痛,痛的撕心裂肺。可他必须面对,像张老师说的那样,不能战胜这些困难自己将一事无成。没别的办法,这是社会,这不像在学校那样可以任性,这只能逆来顺受。

看看时间不早了,他郁闷地走回家去。

刚到家门口,王秀正好高高兴兴从学校回来。

毕业生都回家了,她却被学校留下来帮助搞文艺演出,原因是有位音乐老师要休产假。

王秀满面春风,两眼满是喜悦的目光,略一歪头说:“哎,告诉你个绝好消息,学校要留我当老师,教音乐。”

这唐大愣子一双圆溜溜黑鱼似的眼睛恶狠狠地看着车宏轩,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大仇呢。

车宏轩生气了,不客气地问:“我是按着政策还乡的知识青年,来队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有什么不妥吗?”

“别跟我说那些乱七八糟的!小队里就那么几块地,哪里养活了这么多人?现在来了十好几个知识青年,什么活都不会干,可也得像祖宗似的养着。这已经够脑袋疼了,你又来,我们没办法安排!我看呀,你还是赶快找你爸爸去粮库当临时工,那比在小队挣得多。”

“我要响应号召完成扎根任务,全身心投入到建设新农村的火热斗争中去。”

“你一定要来我也没办法,但是有件事我得跟你说清楚。去年小队到粮库卖粮,就差水分高一点,化验员抬抬手就过去了。我去找你爸,愣是没管!这件事社员们意见大了,把我也搞得没面子。所以,你一定要来干活,那就先跟s类分子老高头去掏大粪,先干一段,接受掏大粪的再教育,教育好了再研究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还有,每到小队开会的时候,你得负责通知,拿个铜锣挨家挨户敲。”

为了利用报到之前的这段美好时光,也为了对学生时期的留恋,便于哥几个能把友谊维持下去,古明远组织六名男同学骑自行车去千山旅游,足足玩了三天。回家后感觉还不够劲,又提议去看故宫。六名男同学又向北出发,百里之遥去了浑河市。

直到七月份他们才极不情愿地到小队去报到。

古明远报到的时候正赶上原来的青年组织领导被推荐上了大学。原来这位领导是位女知识青年,据说是市里领导的孩子,下乡两年后被推荐为工农兵学员送去读大学。

这仿佛是有意安排或是赶上机会了,在这几届毕业生里,不管是城里来的知识青年还是本地的还乡青年,只有古明远一个人是在组织的,积极分子也只有李思雨一个人。相比之下古明远更具优势,顺理成章,毫无争议地接任了领导位置。

这个位置是不脱产的,古明远还要到户籍所在的小队去干活。有事需要到大队来或是到公社去开会,需要跟小队请假或者说是打个招呼。

在公社范围内招收了上百名工人,任何适龄青年都脑袋削个尖往里钻,因为这虽然不是铁饭碗,可那挣的是旱涝保收的工资,是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室内工作。

尽管王秀和车宏轩非常亲密,甚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她还是收到了好几封沉甸甸的求爱信。

论起家庭出身还有古明远,别的不敢说,就连校长也得让三分。

在同学们中早有议论,如果王秀和古明远处对象那才叫郎才女貌,门当户对。

王秀听到这种话气得要死,因为她半拉眼珠也没看起古明远,看不上他那装腔作势的样子。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我的美丽女上司 我真是女明星 占有欲超强!软糯娇妻被病娇大佬吻上瘾 美利坚财富之路 总裁的神秘小秘 港综,让你拿钱救人,你却成大佬 都市鉴宝天王 鬼眼讼师 乡村作曲家 傲世玄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