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老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家女仙太过多情 > 第44章 杀伐之礼

第44章 杀伐之礼(1 / 1)

三滴过后,拳开掌生,余血随臂挥动,喷溅而出,“余下,祭亡魂。”

刀,是铿锵。天,是无妄天。亡魂,不是你柳贾,便是我云迟。

说完,提刀盖步,脚下生威,如厉风卷云,朝柳贾而去。

“哼,哼。”云迟慢条斯理轻哼两声,嘲讽意味十足,“就这还祭剑之礼?哈哈哈。”

“只怕此番礼后,啧啧啧,可惜呀,可惜。”云迟连连摇头,摆出惋惜状。

“可惜什么?”

云迟目露鄙夷,言语讽刺,“可惜你的剑,与你一样,尚未出锋,便已,痿了。哈哈哈。”

痿了?何意?柳贾正暗自揣度云迟此话用意,却见云迟眸色骤冷,声调飙升。

竟是刀修。柳贾冷哼一声。他知云迟入门不过一年,自信三招之内必取其首级。

按照惯例,修者切磋之前,往往要朝对方抱拳揖礼,以示尊敬。

云迟未见过修者比试,不知此礼,即便知道,也断不会朝柳贾施礼。

见云迟岿然不动,一副傲慢姿态,柳贾又是鼻子一甩,再次冷哼,也不打算行这无用之礼,拔出柳木长剑,抬高手臂,剑指苍穹。

云迟见他拔剑,以为大战一触即发,赶紧拔出铿锵,右腿迈开一步,刀背缠头,做小弓步起刀势。

身为分组执事,云迟或柳贾任一人身死,江郭都难免一顿斥责,甚至面临更严厉责罚,是以对二人好一番诸如生命可贵、修行不易之类循循善诱规劝。

可惜二人,一个蓄谋已久,一个满腹怨怼,将江郭的苦口婆心当做耳旁风,非一场殊死搏杀不能了结。

“唉——”

江郭无可奈何摇了摇头,而后双手捏剑指,指间上下翻转相碰后相合,而后大臂微抬,相合指间射出一缕白光嗖地一下,不知飞往何处。两三息之后,白光飞回落于江郭右掌,瞬间化为一指宽两指长细长朱砂红玉简。

随着云迟、柳贾两滴鲜血注入,玉简徐徐展开,心魔誓词跃然其上。

“还是让本少主来告诉你何为祭兵之礼。”言语果决,掷地有声。

只见云迟收回起刀势,张开左掌,右手握刀,横刀迅捷。

“柳贾。”云迟大喊,“此乃杀伐之礼,欲斩敌首,先染己血。”

“刺啦”过后,左掌鲜血溢出,“一抹祭刀!”

而后握拳前伸,血滴自拳缝垂落,“三滴祭天!”

然而——

柳贾并未朝她挥剑袭来,而是朝天举剑,慢悠悠左转三圈,又以更慢速度朝右转三圈,滑稽至极。

“哈哈哈——”云迟实在忍不住,放声狂笑,“柳贾,怕死就直说,转来转去转魂呢。哈哈哈——”

“哼,无知匪类!”结束诡异仪式,柳贾左虚步持剑向前,指向云迟,“此乃我风柳泽湾左岸祭剑仪式,意为今日,我柳贾。”

说到此,眼中凶残毕现,“必取尔等首级。”

“上行历八十七万年三月初五,凌剑宗弟子云迟、弟子柳贾,立心魔大誓,擂台之上,生死有命,或生或死,不及亲族,不累宗门。”

签下心魔誓契,在江郭指引下,云迟握住擂青玉一端,另一端与柳贾递出的一端碰触,两个半玉相接一瞬,只觉得眼前风物晃动,山石草林一闪而过,睁眼时已稳稳站在一处高台之上。

云迟左右环视,发现高台悬在半空,偶有细风吹过带来缭绕薄雾,仿佛置身云端般虚无缥缈,再看四周,数百高台整齐排列,互不干扰,一个个莹白透光结界将高台围罩,宛如数百巨大氢气球飘上高空。

红日之下,千人同时两两竞技,蔚为壮观。

三尺长弯刀铿锵此时蛰伏云迟怀中,刀锋养晦等待出鞘。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恐怖尸鬼之一剑亡诸魂 鸿蒙霸体决 回到过去机械飞升任明空 系统觉醒:我师尊竟是天帝之女 临仙诀王道一 港综世界的演员 旷世战龙 万古第一剑 都市奇门医圣(怪医圣手) 至尊狂龙